聊一下毕业吧
🎓

聊一下毕业吧

Author
Tags
杂文
Published
2019年11月30日
👉
我记得毕业那天,心里空落落的,大家伤心的好像没了明天一样,现在过了快一年了,大家好像都活的好好的。
好像每一个离别的日子总是会下雨,我们也不例外。毕业那天,淅淅沥沥的雨滴好像在冲刷着我们四年的回忆,留下的有快乐,有难过,有成长更有哪些我们一起为青春犯下的傻。
那天我们在家凯寝室,聊着这四年来在这个被我们吐槽了太多次的寝室,顶哥从浴室拿出我们偷水用的吸铁石,大家相视而笑。看着原本满满当当的十来个寝室,现在空荡荡的,床上不再有乱七八糟的被子,现在只剩下空荡荡的床板,桌上不再有永远亮着屏幕的电脑,现在留下的只有那个常年放电脑的擦不掉的印记,地上不在有乱扔的鞋子,留下的是昨天喝完的一啤酒罐。突然就感觉,是啊,好像是要离开了吧。多希望有一天,醒来,我起身还能看到友哥拿着手机偷拍照片,多希望有一天凌晨,把鸡哥和友哥从被窝里拉出来,出去再吃一顿烧烤,多希望有一天午后,我们一起坐在甬江江边,喝着啤酒吹着牛逼,一边说着去你妈的生活。多希望有一天….可能不会了吧,大家仿佛都再也没有了那股青春的傻气,再也不会做这些幼稚的事情,大家好像都没有过上当初期望的那种生活,但是人生不就是这样么,走过的路,很少会有人回头看,身前的路也大多看不清,只是盯着脚下的路,步履蹒跚的走着,有些人携手前行,有些人形单影只。
记得那天早上,我拿着那张曾经信誓旦旦要吃一学期食堂的饭卡,和大家一起吃了最后一餐早饭,我们拿着平时不舍得点的菜,拿了好多好多,可是好像那天大家都没什么胃口,都吃的很少。然后记得我最后说了一句,真特么的,四年都不舍得吃这么多东西,怎么现在有了,反而还吃不下了呢。
那天,我们从家凯寝室出来,龙哥突然就蹲在寝室门口,放声大哭。龙哥一个那么健壮的肌肉男,那么一个硬汉风的男人,竟然蹲在寝室门口,像一个小孩子一样,放声大哭。如果不是我亲眼见到,可能我这辈子都不相信。我走上前,什么都没说,递给龙哥一根烟,点燃。
那天,西瓜哥消失了很久,直到我们送走了家凯送走了急急急送走了顶哥送走了友哥,才出现,然后我问他,你去哪了。他说,我真的看不得离别,我去操场跑到现在。当时心脏就好像静止了一样,然后紧跟着就是一股热热的暖流冲上脑袋,但我没哭,只是抱了抱西瓜哥,说,没事,你在宁波挺好的,以后我们会经常来找你的。接着,我拿着行李,跟西瓜哥说,我要走了。西瓜哥看了我好久,然后说,我送你吧。我说不用。话音还没落,西瓜哥就抢过我的行李。西瓜哥一直送到我车站,看着我上了车,我说,走了。他说,恩。没有多余的话,车一开,我就哭了。对不起,我真的忍不住了,也许吧,男人的眼泪只会在没人的时候流。也许吧。
那天...
那天...
那天...
可能现在已经没有那天的那种心情,也不会再理解当时为什么会哭。但是,可能就是当时那种离别的压抑,也可能是为了四年的青春吧。